欢迎访问中共武汉大学委员会校报 - 武汉大学  

日期查询 | 全文检索 | 返回首页
  
第209期(总第1445期) 2017年11月10日   本期四版  上一期  下一期  更多期次  
   第01版 | 第02版 | 第03版 | 第04版 
     语音播报

我的导师李德仁 (三)

    李老师通常为了发展新的研究方向,总是利用其它课题结余的经费购买设备和资料支持新方向研究。
  
    在丹麦留学期间,李老师叮嘱我,“要敢于跨越,有跨越才有创新,你仅仅跟在人家后面,捡人家做过的重复做,你就总在后面。”我不敢辜负李老师的期望,潜下心来做研究,主攻面向对象的GIS,但是没有走前人的基于图层数据模型的GIS和基于关系数据模型GIS的研究路子,而是提出了新一代面向对象空间数据模型和一体化数据结构,在此方面走在了世界前列,国际上对此给予了高度评价。我提出的面向对象空间数据模型,在1990年召开的欧洲第一届地理信息系统年会作口头报告,获得好评,两篇相关的学术论文分别在德国和澳大利亚摄影测量与遥感学报上发表。现在,面向对象地理信息系统成为了GIS的主流技术。
    我在丹麦留学时,有几个单位如丹麦农业部等希望我留下,但是李老师一直给我写信,王先生也很关心我,说国内现在很需要人,希望我能够按期回国。我现在还记得李老师当时给我写信的一段话,他说:“我现在正在看欧洲杯足球赛,各国的球员都是回祖国参加比赛的,你也回国参加比赛吧。”从我个人来说,两位导师录取了我,并送我出国,我要是不回来,感觉不仅对不起国家,更对不起他们。所以,1990年10月,我按期从丹麦回国“参加比赛”,继续跟随王先生和李老师攻读博士学位。李老师为了能够让我更好地从事面向对象地理信息系统的研究,花五万多人民币给我买了当时最好的微型计算机IBM0520和相关的软件。那是李老师从别的课题节省下来的结余经费为我买的计算机。李老师通常为了发展新的研究方向,总是利用其它课题结余的经费购买设备和资料支持新方向研究。由于有前面出国进修的基础和武测良好的研究条件,我很快就完成了博士论文,于1992年3月以全优的成绩通过博士论文答辩。
    我是统招统分的博士生,毕业面临找工作的问题。当时清华大学和同济大学都希望我去工作,但是李老师坚持把我留在武测,而且找到当时的学校领导,把我爱人从江西调入武测工作。我非常感谢李老师的挽留,使我有机会继续跟随李老师从事教学和科研。
    留校工作以后,李老师就把国家测绘局的一个几百万的“七五”重点攻关项目“面向对象GIS的研究与开发”让我主持,并说服校领导从全校多个院系调集20多个老师和研究生参与项目研究,让我全面负责组织实施。这对我来说,挑战也是非常大的,我刚刚博士毕业,要组织协调这么大的团队协同攻关,没有李老师的全力支持是很难完成的。经过几年的攻关,我们研发出国际上第一个基于面向对象空间数据模型的地理信息系统软件——吉奥之星,并开始在市场上推广应用,扭转了我国GIS人才出口、软件进口的局面。我本人也得到学校和国内有关专家的认可,1992年博士毕业后,1993年被晋升为副教授,1994年被破格晋升为教授,1995年获得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资助,1999年入选教育部第一批长江学者,成为武测最早获得国家杰出青年基金和入选长江学者计划的年轻学者。
    1996年1月,测绘遥感信息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领导换届,我又被学校任命为实验室常务副主任。李老师1996年下半年担任武汉测绘科技大学校长之后兼任了重点实验室主任,我继续在李老师的直接领导下工作。但李老师对我十分信任,放手让我去管理和发展测绘遥感信息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2006年换届,武汉大学又让我担任实验室主任,李老师担任学术委员会主任。经过20多年的发展,实验室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不到十名教师发展到上百名教师,连续四次评估获得国家优秀重点实验室称号,不仅在武汉大学,而且在全国都成为国家重点实验室建设的一个标杆。
    二、以远见卓识推动学科不断发展
    李老师是公认的战略科学家,我国的测绘学科能够发展得如此红火,与他和其他老一辈科学家不断推动测绘学科交叉融合发展分不开。我在李老师身边学习工作近30年,深刻体会到他对学科发展的敏锐眼光和远见卓识。
    1988年我进入武测读博时,李老师当时主要从事解析摄影测量的研究,特别是在粗差检测和光束法区域网平差方面做出了国际上有重要影响的研究成果,他回国以后带的几个硕士和博士生也都从事摄影测量方面的研究。我当时也想选摄影测量方向做博士论文,一是我可以参与李老师现有的研究课题小组,相对比较容易进入研究状态;二是我自己对摄影测量也相对熟悉,我在华东地质学院教的就是摄影测量,在武测进修时也编过两个空中三角测量的软件,做区域网平差有研究基础。
    但是,当时地理信息系统开始在中国兴起,地理、地图制图和计算机领域许多学者都向这一方向发展,而我国当时的摄影测量与遥感的学者从事这一研究方向的比较少。李老师认为这是一个新兴研究方向,而且摄影测量与遥感的学者应该在这一领域占有一席之地。所以李老师动员我从事地理信息系统研究方向,而且亲自帮我联系到丹麦技术大学的Jacobi教授,邀请他作为我的合作导师,请他为我申请丹麦政府奖学金,使我得以入校的第二年就能够到丹麦留学。在丹麦留学期间我一直与李老师和王先生保持密切联系,经常讨论论文的研究方向,当我提出选择当时最前沿的面向对象GIS作为研究方向时,他们全力支持。李老师把我介绍给当时国际摄影测量遥感学会(ISPRS)GIS理论与方法工作组组长,ITC的著名学者Molenaar教授,让我参加ISPRS的理论与方法工作组。经过几年的研究,我们提出了面向对象一体化数据结构和数据模型,文章分别在澳大利亚和德国的相关学报上发表,并有两篇论文在华盛顿召开的第17届国际摄影测量与遥感大会上口头报告,获得了学术界的好评。这一研究也初步奠定了我们在地理信息系统领域的工作基础。
    “七五”期间,国家测绘局立项研发国产地理信息系统基础软件,而且明确要研发面向对象的地理信息系统,李老师和我作为主要负责人承担了这一课题。经过几年的努力,我们推出了国际上第一个基于面向对象模型的地理信息系统基础软件——吉奥之星(GeoStar),成立了吉奥公司,尔后又发展了新的版本和系统如GeoSurf、GeoGlobe、GeoSmarter等,在全国得到广泛应用。国家地理信息公共服务平台(天地图)就是基于吉奥的系列产品,扭转了国家大型地理信息系统依赖国外软件的局面,推动了我国测绘遥感向地理信息领域的发展。
    上世纪九十年代与测绘领域相关的三项技术:卫星导航定位技术、遥感技术和地理信息技术,发展迅速。但是它们之间的关联和集成研究不够。李老师就组织团队开展“3S”集成的研究,先后解决了GPS辅助空中三角测量,使外业工作量大幅减少;解决GPS、惯导和CCD等传感器的集成问题,研发出移动测量系统,成立武汉立得公司,推动移动测量系统在国内外的广泛应用。将遥感影像与GIS数据集成,形成了虚拟数字地球平台GeoGlobe,成为各种地理信息系统和数字城市的基础软件平台。
    最近,李老师又意识到遥感与地理信息实时服务的重要性,提出了导航、定位、授时、遥感与通信(PNTRC)集成的天基空间信息系统,以及对地观测脑的概念。通过“一星多用、多星组网、天地互联、在轨处理、实时服务”,大幅提高天基导航系统和天基对地观测系统的系统效能与应用效率。相信在李老师的全力推动下,一定会将测绘遥感与通信进行更紧密的结合,为测绘遥感与地理信息学科提供更广阔的发展空间。(完)
(我的武大老师)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打开

武汉大学 © 中共武汉大学委员会版权所有    |  公告栏  | 在线投稿   
服务提供:中国高校校报展示平台     技术支持:华文网报     友情链接:中国高校校报协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