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路线对了,伟大目标一定会到达

    期次:第235期    作者:陈会君

   

历史的长河浩浩荡荡,真理标准大讨论,被认为是国家命运的伟大转折。

    东湖之滨,珞珈山下,现已87岁高龄的马克思主义哲学家陶德麟教授,40年前曾冒着风险投身反对“两个凡是”的理论斗争,作出了重要贡献。
    时光荏苒,改革开放画卷恢弘。
    思路清晰、语音铿锵,陶德麟的讲述,让我们更透彻地理解彪炳史册的1978。

    心境长随天上月,如环如玦总清光——怀明月之心,默默守候黎明到来

    “文化大革命”一开始,陶德麟就含冤被送到农村劳动改造,一去8年。此前,他是武汉大学哲学系的青年讲师。
    九死一生的岁月,陶德麟坚信,党和人民不会听任国家就此沉沦,局面总有一天会改变!他偷偷写下小诗:
    临歧自古易彷徨,我到歧前不自伤。心境长随天上月,如环如玦总清光。
    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帮”,举国欢腾。但很快,“两个凡是”的戒律成为阻碍拨乱反正的政治栅栏。他认为,这等于“文化大革命”的理论基础和方针路线还是不能触动。他的心情郁闷依然。
    1977年9月,中国社会科学院邀请陶德麟赴京参加纪念《实践论》和《矛盾论》发表40周年的讨论会。劫后重逢,大家眼噙热泪。大家在会上的发言虽然还不便触及“两个凡是”这一敏感问题,但在会下许多同志却在交谈中形成初步共识,造成10年灾难的根本原因是“文化大革命”的误导作用,这套“理论”的要害就是在真理标准问题上以“语录标准”和“权力标准”取代了实践标准,违背了马克思主义最根本的观点。“不过,‘两个凡是’的禁区在当时还是很难逾越的栅栏。”陶德麟说。

    池塘小草冲泥出,不为争春只报春——不避风险赴京,只为祖国的前途

    历史总是要前进的。
    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报》特约评论员文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发表了。陶德麟当时并不了解这篇文章的由来和背景,但他敏锐意识到,这是在向“两个凡是”开炮了!
    1978年7月4日,陶德麟收到中国社会科学院的请柬,7月17日至23日在北京举行“理论与实践问题哲学讨论会”,请他出席并准备大会发言。
    当时的境况,参与此会多少受到阻挠。陶德麟说:“为了祖国的前途,我决心不避风险,再受打击也在所不惜!”他还写了一首小诗:
    乍暖还寒夜正深,枝头犹自挂残冰。池塘小草冲泥出,不为争春只报春。
    7月14日,陶德麟冲破阻挠,毅然启程赴京。他回忆,会场条件很差,每间房里挤着住十几个人,大热天洗澡都不方便。到会同志交谈非常谨慎,有位外省同志悄悄对他说:“来的时候领导打了招呼,中央对这个会的态度不明,不要发言,听听就是了。”
    会场,空气紧张。几位代表发言后,忽然有位代表站起来很气愤地说:“这是个什么会?想干什么?”
    中央党校的吴江、人民日报的汪子嵩、光明日报的马沛文、南京大学的胡福明、中国社科院的邢贲思等同志的大会发言,都是旗帜鲜明地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有些同志也赞成实践标准,但有些有所保留并提出疑问。
    23日下午,陶德麟作了大会发言,题目是《关于真理标准的几个问题》,他陈述了三个问题:一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根本原理,在实践标准之外另立真理标准是理论上的倒退。二是理论不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正确的理论也要经过实践检验才能证明它的正确性。三是回答了几个诘难。他的发言很快在《哲学研究》发表了。

    翘首长空外,好信借风传——精神解放的喜悦难以用言语形容

    与会后,陶德麟仿佛从阴暗狭窄的囚笼里,跨到晴朗宽阔的原野上。他说,精神解放的喜悦难以用言语形容。当晚,他写了一首《西江月》抒发感情:
    山外骄阳暗下,林间好月初悬。微风过处听鸣蝉,一派清光如鉴。
    回首人间颠倒,消磨多少华年。凭他沧海起狂澜,我自冰心一片。
    回汉后,陶德麟在一些单位做了几场传达报告。鼓掌的人不少,递条子表示质疑和反对的也大有人在,还有人对他进行“善意提醒”,担心他犯错误。
    同年12月13日,邓小平同志在中共中央工作会议闭幕会上讲话,明确肯定了真理标准讨论“很有必要,意义很大”。紧接着,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胜利召开。
    陶德麟高兴地写下《水调歌头》:
    一夜欢声动,袅袅上青天。嫦娥梦里惊问:“底事闹纷喧?”我笑嫦娥贪睡,一觉醒来迟了,错过好机缘。月里方一宿,世上已千年。
    卿云烂,浓雰散,净尘寰。东方乍白,朝霞冉冉出天边。想见桃娇柳宠,一扫园林萧索,人面比花妍。翘首长空外,好信借风传!
    此后,他还发表《逻辑证明与真理标准》(1980年)《认识的对象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吗?》(1981年)《实践怎样检验认识》(1981年)等文章,受到理论界的一致好评。其中《逻辑证明与真理标准》在发表14年后,获得了国家教委首届人文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一等奖。

    请君试看长江水,百折千回总向东——新思想来之不易,应更好地学习领会践行

    重温历史,是为了更好地前行。
    学习党的十九大报告,站在40年的节点,陶德麟说,思想路线正确与否是党的事业成败的关键。
    1840年以后,中华民族的志士仁人为了救亡图存,从西方引进过各种资产阶级理论,都失败了。马克思主义传入中国,建立了中国共产党。正是有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中国才取得胜利,才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才进入了新时代。
    马克思主义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力量?陶德麟说,因为它第一次确立了科学的实践观,为共产党提供了唯一正确的思想路线:那就是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与具体实际相结合,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思想路线正确了,才可能正确地认识世界,实现预期目的;思想路线错了,一定会导致主观与客观相分裂、认识与实践相脱离,一错百错。”
    陶德麟还总结,改革开放是成功的必由之路,创新与求实的统一是改革开放的必遵原则。
    创新必须与求实统一,以求实为前提。不能认为凡是前所未见的东西就一定是创新。为了表现“政绩”的形式主义的“创新”,用生造的新名词、新花样装点起来的哗众取宠的“创新”,是对改革开放的干扰和破坏,不能提倡,必须坚决反对。
    请君试看长江水,百折千回总向东!
    陶德麟说,重温这段历史,更深刻地体会到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来之不易,应该更好地学习、领会和践行这一划时代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他说:“有了这座光芒四射的灯塔和准确定位的指南针,有了亿万人民这一不可撼动的历史柱石,有了实践这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活水源头,‘两个一百年’的伟大目标一定会达到,中国梦一定会实现。”(稿件原载《湖北日报》)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亲爱的校园达人们,青春不要挥霍,财富等你创造,检验你的能力,实现你的抱负!诚邀高校学子,课余创业,成就自己!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