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故乡

    期次:第240期    作者:孙志翔

       

    偶尔打开导航,那个标记为“家”的地方,却是与我相距748公里的大学宿舍。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天气突然不再燥热得让人喘不过气,云层也渐渐变高变厚,吹来的风不禁让人伸个懒腰,抖擞精神。
       忽而出现的桂香萦绕在鼻尖,让我怔怔出神——特定的阳光、温度、气味,就这个场景,仿佛早就亲历过一般。是在那个山脚吧,高大的梧桐投下稀疏的树影,藏在其后的桂树默默飘香;是在那条大道吧,一侧樱一侧桂,冷空气过后的回温,樱说终于入了春夏,桂说是你开错了花;是在那栋破旧的房屋吧,香味盖过老屋的阴暗,阿姨说等桂花落了炒成糕可一定来尝尝。不曾想,那间以樱花闻名的学堂,留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点点桂香。
       手机震动了一下,提示我微信收到了一条新消息,划开屏幕,浙江校友群里正在召集唱歌的朋友,在今年校友迎新晚会上唱《珞珈的孩子》——这首属于我们这一年级的毕业歌。忍不住搜索听了一遍,仿佛又回到了那天,大雨倾盆,万人静坐,一首歌唱哭了一届人,在风雨中上了在学堂的最后一课:风雨兼程,砥砺前行,凡心所向,素履所往,纵使逆旅,一苇以航。
       九月,蝉鸣声送夏,第一反应便是要开学了,转瞬幡然醒悟:从此七八不再暑假,九月亦无开学,从一名学生到一名工作者,长大似乎来得猝不及防。看着朋友圈里的同学们有的开始猛立新学期flag,有的开始吐槽新学校的设施建设差,有的收拾心情在新的起点出发,当然还有极少数如我一般怀念校园生活。校园就是这么一个地方吧,你在的时候万般嫌弃,仿佛多一只蚊子咬你一口也都是学校的不是。而等到你离开的那一天,它的操场就翻新了,体育馆也新建了,宿舍条件也改善了,但是你不会再说它的一句不是。
       时值中秋,望月怀乡。偶尔打开导航,有一个标记为“家”的地方,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做的这么一个标记,好奇心驱使下点了进去,却是与我相距748公里的大学宿舍。系统会把你的出行记录统计起来,误把最后归去汇集的地方当作是你的“家”,我笑了笑觉得智能机还是这么傻,又沉默了一下,那里也可以称之为我的“第二故乡”吧。
       月是故乡分外明,不知江边船桅的残月,操场树梢的半月,樱顶瓦楞的满月,是不是还在见证爱情,守护学子,一如往常。运动会上,素衣折扇,阔步大喊“学大汉,武立国”的热血;阳春三月,珞樱缤纷,雪掺杂进来上演一幕“樱吹雪”的浪漫;露天梅操,风雨无阻,放映电影六十七载的坚守。这一切都将铭刻在我的骨里,年轻保持热血,刚强偶尔温柔,冲劲不忘坚守,铭记一生,受益无穷。
       离开的那一天,我和以前每一次离开的时候一样,一个背包一个行李箱,站在站台上,不一样的是以前的每一次都知道还会回来,而这一次终于可以离开不用再回来。望了一眼这个生活了四年的城市,埋葬着嬉笑怒骂,埋葬着奋斗拼搏,也埋葬着深夜落寞时的歇斯底里。当地铁的门缓缓合上,从“远方”驶向家的方向,却有一种正在离开家的错觉。“大概下次还得回来吧”,我想。
       总有这么一地方,时常惦念,偶尔幻想,就暂且称之为第二故乡。(作者系动力与机械学院 2014级校友,现供职于浙江省桐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特别推荐:
欢迎您推荐真实有效用户试用以下任意产品,将奖励人民币200元,若推荐用户成为VIP用户,将再次奖励其费用的10%给您!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