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段温柔的旧时光

    期次:第264期    作者:崔雯晴

       春夜微雨,白日喧嚣已远,撑一把伞缓缓行于樱花大道上,路灯泛黄,丝丝细雨在灯光下绵绵而下,生出氤氲之气。微雨昏黄下,一朵朵山樱重瓣或白或粉,素雅仙姿,不受红尘俗世干扰。


       建设路的法国梧桐长得很粗壮。每天早上坐61路,下车必经这条并不宽阔的梧桐道进入成电。离开这条梧桐道,转瞬已逾十年。
       工作的时候成电还没扩建新校区,我常常嫌弃它不用15分钟就可穿堂而过的校园,和武大比起来,实在太小了。只有校门外的法国梧桐,多少勾起千里之外的思念。
       武大从凌波池到樱花大道,或经梅园小操场到行政大楼,也是梧桐道。梧桐很高很大,春绿秋黄。记忆中最美的那幅画,是男孩儿推着自行车和女孩儿施施然缓缓走过,梧桐叶落,此时难为情。去教五,多是走梅园小操场的梧桐道。和女伴三五成群,从樱花大道转情人坡侧路,进入梧桐道,再沿着银杏树小路去到教室。移步易景,目之所及,梧桐参天别有风骨。从湖滨去教五最是远了,可这条路最适合邂逅,尤其是凌波池畔,四通八达交汇处,还有一棵歪脖子树,经年常在。可“邂逅”这样风花雪月的事,不是想就可以有的,来来往往的人潮里,就是没有“那一个”。等到秋风也老,再无偶遇,只剩必然。
       “梧桐叶上三更雨,叶叶声声是别离。”秋天入校,夏天离去。是不愿听这离愁别绪?想起自己那时是如此匆匆离开,也许也是同样心境吧。其实,读书那会儿粗糙得很,倒是如今有些“为赋新词强说愁”的矫情。梧桐夜雨是美的。武大的路灯一向都是昏黄的,灯光透过密密的树叶渗出丝丝线条,若遇微雨,青绿与昏黄交错,靡靡如烟,梅园小操场白墙倒映树影,倒有些《桃花扇》里“月落烟浓路不真,小楼红处是东邻”之感了。
       说到底,读书的时候,当时只道是寻常。十年一觉故园梦,及至重逢,纵然良辰美景,也已欲说还休……
  

       面前放着三道菜,香煎糍粑鱼、泡菜苕粉肉丝、清炒白菜苔,还有一罐莲藕排骨汤。
       糍粑鱼和泡菜苕粉肉丝是大学四年永远吃不腻的菜。离开学校后,这是第一次齐刷刷端上桌享用。糍粑鱼太甜,苕粉肉丝加了豆瓣酱与辣椒,白菜苔老了,只有莲藕还是那段莲藕。陡然觉得,十年过去了,再不是当年的味道。有些落寞。
       读书的时候,泡菜苕粉肉丝3元就能吃。常常和好友跑去湖滨后面的旮旯小店去点一份作为午餐,有时实在贪吃那恰到好处的酸,会跟老板娘说“麻烦给个4元的”,多一元,感觉多出好多分量来,有种沾了多少便宜的窃喜。其实,哪有老板娘吃亏的呢?
       湖滨二楼的小炒,糍粑鱼是不错的。大三开始成了常客,一盘糍粑鱼吃得恨不得把葱姜蒜都刮干净,心里偶尔还计较好友多吃了一两块,就像从自个儿嘴里夺去好大一块肥肉似的,生生的肉疼。
       吃小炒最开心的,是和阿俊一起。我只管吃,他只管说,滔滔不绝,没事儿就装成熟跟我胡侃些人生大道。前些日子翻捡出来和阿俊、丽娜在梅园操场的三人照,煦暖的阳光照在笑脸上,时光如箭!
       毕业后,再没吃到过这两道菜,仿佛再无瓜葛般的和我说了“再见”。它们在我口齿留香,继而升华到脑海,变成某种对武汉的思念,就仿佛校门外“绿洲酒家”的桂花米酒和生煎包。读书的时候,那里是我们的校外食堂,过早的佳处。其实,绿洲的桂花米酒汤圆常常是过于粘稠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稠得让人快乐的“腻味”。
       纵然很甜很腻,却难以割舍。
  

       大师兄说,武大早樱开了。风有信,这才二月底,竟要春意枝头闹了么?
       和武大结缘是因为樱花。填报志愿时,宁宁哥说:“去武大吧,我同学是武汉的,说那里冬天有梅花,春天有樱花,美得很……”就这样,我从温润的成都来到燥热的武汉,开始了全新的人生。
       樱花对所有武大学子来说,都是其校园记忆不可磨灭的一部分。每到三月中下旬,大家就开始呼朋唤友“来看樱花吧!”这也是全武汉人的节日,到处可见“去武大看樱花”的海报广告。这两年高铁开通后,影响更广,大学校园俨然成为旅游胜景。
       “柳色青堪把,樱花雪未干。”樱花盛开的日子,整个樱花大道如云赛雪,再配上中西合璧、民国风十足的樱园建筑,恍如穿越。但我更爱夜雨下的樱花大道。
       春夜微雨,白日喧嚣已远,撑一把伞缓缓行于樱花大道上,路灯泛黄,丝丝细雨在灯光下绵绵而下,生出氤氲之气。微雨昏黄下,一朵朵山樱重瓣或白或粉,素雅仙姿,不受红尘俗世干扰。如果说白天的樱花是游人的背景,还有些任人粉饰、为他人作嫁衣裳的感觉,那么到了夜晚一片宁静时,它们才又回到自己的世界里,素静向灯下,享受温馨慵懒的时光。
       樱花花期很短,及至小半月,一夜小楼听春雨,再见,已是一片碧绿灏气深,唯有香如故了。
       读书的时候,学校有很多校园歌手创作了不少和樱花有关的民谣。最有名的是彭挺的《樱花树下的家》——“半个月亮珞珈那面爬上来,又是一年三月樱花开,这一别将是三年还是五载,明年花开你已不再来……”
       很怀念夜雨下樱花相伴踽踽独行。(作者系1999级校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