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晗:写作是一种生活方式

    期次:第17期    作者:廖亮

    “与散文、戏剧、城市、文学史、当代、民国期刊有关。沉迷于钢琴、青花瓷、旅行,但未玩物丧志。热爱桌球、Cabernet、单反相机、铁观音以及古建筑。梦想读万卷书,行千里路,交天下友,尝遍世界美食。发愿今生今世读书二十载、著书三十部,教书四十年。治学唯求文史哲博而不专,愿敢为先驱,不推崇精英。写作只愿天地人言之有物,但求重心声,非追赶文体。”
——韩晗博客自我介绍

    武汉大学博士生中有一位“牛人”。1985年出生的韩晗仅变成铅字的作品就有约400万字,其中专著9部,3次获中国戏剧文学奖。谈起自己的“高产”,2007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的韩晗说:“写作于我而言,是一种生活方式。”
    韩晗不是韩寒,身高1.9米,来自南方,虽与张悦然、郭敬明等80后作家一同“出道”,却风格迥异。现为文学院博士生的韩晗,文字厚重踏实,曾在大陆、台湾两地独立出版学术作品五部,第一部为《中国当代文学发展三十年》,即被台湾佛光大学列为“中国现当代文学课程必读书目”。
    20岁时,他的论文刊登在《人大复印资料》上;22岁,他加入中国作家协会;25岁,他成为武大文学院最年轻的博士生之一。台湾《中央日报》和《欧洲时报》都评价韩晗“具备敏锐的批评视角与扎实的学术功底”。自2005年至今,韩晗已经连续三次以最年轻获奖者的身份问鼎中国戏剧文学奖一等奖。
    2011年,西南民族大学又授予韩晗“60年校庆杰出校友奖”,26岁的他与著名学者降边嘉措、著名诗人吉狄马加等人一同荣膺此嘉誉。
    高考那年,恰逢非典。韩晗完成了自己的长篇小说《寂寞城市》,这本书用平淡的语调,叙述了非典时期上海青年的感情悲剧,18岁的作者感叹道“爱情变成了博爱,就没有了意义;爱情变成了占有,也就没有了价值。任何价值都存在于取和舍之间,任何缘分也就伴随着执着和了悟自生自灭。”
    写完后,韩晗心怀忐忑,将这本书交给了父亲的同事、湖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曹树莹老师,征求意见。这本书得到了好评,并于2004年1月出版,韩晗一时成为当地名人。2006年,《寂寞城市》的纸质版被美国耶鲁大学图书馆永久收藏。
    少年得志,韩晗并不敢丝毫懈怠。
    一考入西南民族大学,韩晗就给自己定下了“四年规划”;首先出版四本书,其次考入一流大学的研究生院,第三是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进入中国传媒大学,韩晗继续挑战自己。读研第一年,韩晗在国内发表了各类论文、随笔近20篇,论文还被《中国社会科学文摘》全文转载。
    2008年,韩晗的学术作品《中国当代文学发展三十年》在台湾出版,台湾《中央日报》评价说:“其出版不但填补了大陆学界‘新时期文学’系统性研究成果的空白,更是台岛第一部关于中国当代文学史的系统专著。”2011年4月,此书入选“凤凰网”十大好书榜,成为“学术畅销书”。
    此时的韩晗,已经顺利考入文学院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攻读博士学位,师从著名学者樊星教授。他不但活跃于各类国际研讨会上,而且还扎入民国珍稀期刊与文学体制的研究当中,在权威刊物集中发表了十余篇论文。
    2011年6月27日,从遥远的赫尔辛基又传来好消息,韩晗的研究论文在黄保罗、高师宁与李向平等著名学者的推荐、评议下,一举获得了“第一届中芬天使学术论文奖”,其论著即将在欧洲著名学刊《The Nordic Journal of China-West Studies》上刊发,充分显示其不凡的研究功力。
    “我在研究领域还是一个新兵,前面有许多路要走,很漫长、很枯燥。”韩晗说,“我愿一辈子做研究,挖掘历史真相。”
    作为一个年轻的学者和作家,韩晗展示了与众不同的一个世界,他也不避讳自己的“红三代”身份,“现在‘红’已然成为一种时尚。我认为这是时代所赋予我们这代人的重任。说到底‘红’不但是一种道德品质,一种事业激情,更是一种不可推卸的历史责任。”
    最新消息是,在日前闭幕的政协会议黄石市黄石港区七届一次会议上,韩晗当选为新一届委员会的常务委员。据悉,现年26岁的韩晗是全国最年轻的地方政协常委之一。

特别推荐:
欢迎您推荐真实有效用户试用以下任意产品,将奖励人民币200元,若推荐用户成为VIP用户,将再次奖励其费用的10%给您!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